海军远海联合训练编队海上“开炮”
来源:海军远海联合训练编队海上“开炮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4 14:42:49


3月30日晚上7点左右,柳树桩村民冯才勇将妻子和儿女送上撤离的班车。因为经常上山挖点山药和蘑菇,他对山形很熟悉。发生山火时,妻子做了白菜炖猪肉,冯才勇匆匆吃了几口,一句话也没说。

眼看火势无法控制,当地政府决定立即撤离柳树桩的村民。西昌市政府发布的消息称,3月20日凌晨3点,柳树桩的村民均被疏散到洛古坡小学,在教室里搭起床铺,铺好被褥。

柳树桩村民吉克所在的志愿打火队,一行十多人跟在宁南队的后面。吉克说,他走到水库边时,看到宁南打火队已经走到半山腰。“我们大概走了一个小时,一开始火还很远,之后风变得特别大,突然就把火吹过来,浓烟滚滚。说话都听不见,只能喊。”

图片截取自《星条旗报》官网

人们摆放的纪念19名牺牲人员的挽联。

事实上,在泸山脚下,村民祭祖是日常防火的重点。此前该地发生的火灾,也多与人为有关。这次火情,暴露了当地村庄常年与山火斗争的短板:村里没有专业的防火队,来了火情临时组建;扑火经验不足,工具只有镰刀和喷雾器;防火管理时紧时松……

参与山林防火多年的李晖告诉新京报记者,上坟烧纸、点香是引发火灾的重大隐患之一。在马鞍山村,到山里上坟必须在关口登记。4名岗哨员轮流看守几个关口,西昌市及乡镇的工作人员也会轮流督查。“只要经过,不管是不是上坟,都要检查、登记。”

山头起火那天,天气预报显示,当地最高气温达到31.2℃,风力7至8级。

经久乡岗哨员王建富整夜都在协助政府人员动员大家撤离。有的人不愿意走,他们觉得火势烧不到房子上,也有的想去牵牛、牵羊,收拾贵重物品,王建富跑了五六趟,强行把他们拉到班车上。“政府派了一百多辆班车,来回运送。我们有22个人一家一户地清点人数,一夜算下来,一共撤走了869人。”

李晖说,之后为避免火灾,他们采取烧除措施,定期上山把干草、树枝等可燃物烧掉。“有几次,怎么烧都烧不燃。过了几年,草又长得很厚。”